WFU

2019年10月31日 星期四

【異位性皮膚炎】你與痊癒的距離,只差了一張車票



如果這都不算快,什麼才叫做快?




如果這都不算效果好,怎樣才叫做好




有了高鐵還嫌遠,什麼叫做近?




就是明天,牽起孩子的手,買張高鐵票,到彰化來一趟吧!




到八卦山走走,禮敬大佛,讓小廖醫師看看孩子的皮膚吧。

2019年10月24日 星期四

【異位性皮膚炎為什麼要看中醫啊】出生之後就沒好睡過,跨洋而來在彰化得到治療



我們以為,小朋友很燥動。




我們以為,小朋友講不聽,叫你不要抓還一直抓。




我們以為,小朋友脾氣很差,怎麼一直叫一直哭。




其實,我們不懂他的癢。他只是好癢好癢。


用力抓,抓到皮膚苔癬化,抓到細菌感染,抓到四肢關節孿縮打不直,只能佝僂著走路,像個小老頭兒。




幸好,他的家人愛他,帶著他遠渡重洋來到台灣。
幸好,小廖醫師關心他,教他如何照顧傷口,用最好的中藥治療他。
如今病況好多了,人也挺直了,大家的笑容都出來了。




#AD青黛膏
#玉衡中醫

2019年10月17日 星期四

治乾癬,找玉衡,治好了,快走人!



怕乾癬治不好?





這麼嚴重的,治好走人了!




全身都是耶?




治好了,走人!




我好嚴重啊!玉衡治得了我嗎?






有比他嚴重嗎?
好了,走人!




我的是頭皮乾癬耶!




好了,走人!




我好多年了,能治嗎?




治好,閃人!




這麼多案例,會不會只是巧合?






若只是巧合,未免也太多了。閃人!




在玉衡治癒畢業,小廖醫師才有資格開心與患者們合照。治療乾癬好多年來,造福乾癬患者不計其數,你還在等什麼呢?




那麼,這位到玉衡治乾癬的阿北好了嗎?

Of course he made it.



2019年10月16日 星期三

異位性皮膚炎:讓傷口癒合,才是最好的止癢方法!



「有醫生看到沒醫生」、「台灣頭看到台灣尾」、「榮總、長庚、台大,什麼醫生我都看透透」。其實這些話,都是淚。




異位性皮膚炎即使在類固醇這麼強力的壓制下,也不是全然能受控。媒體上好多醫生宣稱「治療異位性皮膚炎不是夢」,其實就表示了「治療異位性皮膚炎,常常只是個夢」。
大部份的患者會被網路文章影響,一直在尋找飲食療法、減少過敏原等等,以期待降低異位性皮膚炎的發作,他們要的不多,僅僅是「不要抓」、「能夠好好睡」而已,但往往不能如願,傷口還是血淋淋的。




西醫常用的抗組織胺、類固醇,在對付極小範圍的異位性皮膚炎效果很好,但是在大範圍的病症上,往往尚未見效,副作用已經造成傷害。

中醫皮膚科做久了,小廖醫師一直在想,「為什麼不直接往傷口癒合的方向著想呢?」看看國內健保資料庫的統計,中醫師們見到異位性皮膚炎的起手式,往往都是消風散。但是這麼多年過去了,真正使用消風散治好的異位性皮膚炎有幾個呢?




小廖醫師在玉衡中醫,很少使用消風散在處理異位性皮膚炎。由於是西醫骨外科岀身,小廖醫師很重視傷口的護理,再結合中醫的內服,以清熱解毒藥為主,輔以陽明經、心包經、三焦經的引藥,甚至向擅長經方的學長請教再三,治療異位性皮膚炎的速度有圖為証。


「讓傷口癒合,才是最好的止癢方法!」

2019年9月30日 星期一

青黛膏的進化史,從乾癬治療到異位性皮膚炎────從油性青黛膏到劃時代的水性青黛膏



成熟的油性青黛膏

至於青黛膏,則是到了第三代,青黛膏3.0,導入了乳霜的制程。由於乳霜化,青黛膏變得更軟更好清潔,清潔的過程也導入了「缷妝」的觀念,用濕紙巾沾乳液來清潔,治療時間也由初代膏的「一次一小時,三次三小時」縮短為「一次廿分,三次一小時」。施用時間更短,成效相同。由此青黛膏邁入了一個相當長的成熟期。




以往的初代青黛膏,「一次一小時,三次三小時」的用法,讓許多的舊患者們想起來就心有餘悸,那實在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記憶:每天回家之後,整晚都耗在治療上,不僅患者本身,還要陪上一位家人協助,等到治療完畢,腳也酸了手也累了,大家都人仰馬翻,終於可以洗澡,可是洗出來之後全身還是油膩膩的感覺,實在很不妙啊。

現在新的劑型,導入了生物科技與化妝品的原理,將古代的製劑思維革新改良,最好的好處就是使用時間縮短,讓患者得以喘息,而效果與初代膏相比,幾乎不遜色。這第三代的青黛 膏,嘉惠了許許多多的患者,也讓小廖醫師名揚四海,幾乎每天都有國外的患者搭機來台求診。


小廖醫師講「幾乎」的意思,舊的初代膏還是有其不可替代性,遇到真正棘手的患者,小廖醫師還是偶爾會使用初代膏。

永不滿足的心


油性青黛膏效果明顯,但是缺點也很明顯,就是「髒」。人都是愛乾淨的,而油性青黛膏與皮膚親和力大,附著在皮膚上不易清潔,這一點無論是掌門人或是大師兄,都很困擾。患者愛乾淨,於是在擦拭時「用力擦乾淨」,然後在洗澡時再「用力洗乾淨」,這些都是造成二次傷害的元兇,也是許多乾癬患者「治不好」的原因。他們不是治不好,而是自我傷害的速度遠大於小廖醫師治療的速度。




既然知道了治療不順的原因,身為醫師總會想要找出解決辦法。於是小廖醫師譐譐告戒患者要用清水沖澡,勸患者不要太愛乾淨,發展出獨特的缷妝方法,以利於使用油性青黛膏。

但,人心總是不滿足的,尤其是小廖醫師。由於缷妝時要使用濕紙巾,許多的患者不習慣用「拍」法來缷妝,總是習慣「用力擦過去」比較快比較乾淨,也因此造成許多的磨擦傷害,為乾癬的治療造成遺憾。於是小廖醫師努力構思新的青黛膏,看能不能用水就洗得掉。如果青黛膏能夠像塵土一般,清水一沖就乾淨了,那是多麼好的愿望啊!患者也不必再用手洗,不用再用濕紙巾來或拍或擦,直接蓮蓬頭拿來沖一沖就乾淨了,這是多麼美妙的事,治療乾癬於反手之間!於是小廖醫師回到了母校,跟系上師長們一起研究,「水性青黛膏」的可能性。

2019年9月26日 星期四

青黛膏的進化史,從乾癬治療到異位性皮膚炎────青黛沐浴乳、青黛洗髮精、青黛皂DIY?



經過青黛膏2.5的上沖下洗,原本懷有極大期待的「不髒青黛膏」証實不可能有太大期待之後,小廖醫師回過頭,往「好洗」青黛膏來發展。

青黛膏系列的清潔劑




古典的青黛膏雖然好用,但是不好洗,人都是愛乾淨的,皮膚上有黑黑髒髒的東西就會想要用力洗乾淨,於是各種肥皂、沐浴乳就會上了身。小廖醫師也曾想過,「既然大家都愛沐浴乳洗面乳洗髮精,那不如我也來做青黛系列的清潔劑吧。」於是乎青黛沐浴乳、洗面乳、洗髮精就問世了。但很快地,小廖醫師發現這會造成患者的依賴,「醫師做的沐浴乳洗髮精一定沒問題,盡量洗吧!」患者會這麼想,於是過度清潔再度出現,而且不可收拾,然後就出事了。所以小廖醫師下手收拾也是很快,這類清潔產品的壽元也就盡了,到目前為止,只剩下青黛洗髮精還在線上服務中。

清潔劑是皮膚病的天敵





大家要記住:乾燥型的皮膚病,清潔劑就是天敵。比如異位性皮膚炎、慢性濕疹、乾癬等等,這種皮膚會乾裂的毛病,都需要皮脂來保護皮膚,所以保濕產品才會因運而生。而最好的保濕品,其實是我們自己分泌的皮脂。清潔劑就是一種皮脂的殺手,就算是小廖醫師的產品,加了青黛的,它一樣是清潔劑,用多了還是出問題,更別說市面上的定型化產品了。

DIY好嗎?



「手工皂」的圖片搜尋結果


好多患者說,「我用的是自己做的手工皂」。目前市面上有許多的青黛手工皂、青黛清潔用品,奉勸大家千萬不要買。還有一些巨型灰色宗教團體,開了班地教大家DIY清潔用品,「自己做的最乾淨!」於是好多婆婆公公便信了他們的邪,洗碗精沐浴乳手工皂統統DIY。

不要自己DIY,你真的會後悔的。自己在家DIY,小廖醫師不客氣的說一句:「不衛生」!真的超不衛生的,因為你以為自己種的最好,其實你不知道有沒有農藥殘留,有沒有重金屬,最重要的:有沒有生菌殘留啊?

所以DIY產品會被小廖醫師唾棄就是這樣。小廖醫師就遇過抹自己DIY的東西抹到全身性感染發高燒的,結果還怪幫他治療的醫生,「有沒有濫用抗生素!」都不曉得前一位醫生其實是在救他的命!怪別人都最快啦,自己犯錯都不算啦!

小廖醫師真的要在此呼籲:醫療不要DIY!出了事都是自己倒楣,還拉醫生陪葬。

2019年9月20日 星期五

青黛膏的進化史,從乾癬治療到異位性皮膚炎───第2.5代青黛膏,不染色的青黛膏



失望的小廖醫師,回到了青黛膏的起點,也就是對患者的治療之上。

第二代的青黛膏比初代膏好用很多,但是對於「掌蹠型乾癬」的治療效果差強人意。這時候小廖醫師與青黛膏掌門人林醫師幾乎是一前一後發展出青黛膏的萃取物──靛玉藍青黛膏,我叫它做「青黛膏 2.5」。

不染色的青黛膏,其實…


青黛的有效成份有兩種,一種叫靛玉藍,一種叫靛玉紅。其中靛玉藍含量為靛紅十倍,效果不如靛玉紅,目前市面上號稱「不染色的青黛膏」、「不用擦掉的青黛膏」,其實主要成份就是靛玉藍,而不是靛玉紅

大家會覺得奇怪,為什麼不拿效果比較好的靛玉紅來做藥膏呢?小廖醫師也想啊,但就是做不出來,原因就在於靛玉紅「不穩定」。靛玉紅可穩定地存在青黛之中,但一旦取出,則會很快地熱分解與光分解,而且靛玉紅的含量低,一般萃出物很難與靛玉藍分離。所以做成藥膏之後,通常靛玉紅在幾天之內就消失無蹤,剩下效果較差的靛玉藍。為了做出青黛膏2.5,小廖醫師甚至做出了2.1代、2.11代等數種不同款式的青黛膏來,都被時代洪流淘汰。但是小廖醫師是以患者為師的呀!即使是靛玉藍藥膏,小廖醫師也找到它的舞台,它用在掌蹠型乾癬上,效果比二代青黛膏好很多,之所以玉衡都有青黛膏2.5的存貨,也都是為了掌蹠型乾癬所制作。




由於前幾年小廖醫師在許多中醫師公會開課當老師,指導市面上的中醫師制作青黛膏治療乾癬,於是也就出現了許多青黛膏的產物。但只要是號稱「不弄髒衣服的青黛膏」,那就是靛玉藍為主,效果都有限得很,任憑說得天花亂墜,靛玉藍就是靛玉藍,效果就是不好,靛玉紅不穩定就是不穩定,光分解就是光分解,沒有什麼「你做不出,不代表我就做不出」的道理。所以大家會看到治療效果總是不如嘴上說的那樣,甚至塑膠醫院依然保留原始的青黛膏,而不會因為靈定油的出現就淘汰初代青黛膏,原因就在這裡,它對一般乾癬的效果實在差強人意。

很簡單的道理:如果萃取物效果那麼好,它為什麼不能淘汰初代膏?為什麼掌門人還是在用初代膏?因為初代膏還是比較強。大醫院有大醫院的智慧,掌門人的做法,大師兄在講解,身為患者你要懂得。

2019年9月16日 星期一

從小到大的頭皮乾癬,跑了幾趟彰化就好了!



初次見面的時候,他剛從急診回來,滿臉血淋淋的。小廖醫師大吃驚,發生了什麼事?患者的媽媽沒好氣的說,「就網路上看到你們玉衡治療有效,趕著要過來,結果發生車禍,牙齒都掉了。」
When I met the young man, he just came back from ER with bloody face. " What happened?" I was scared. "He had an traffic accident on the way here" said his Mon, "He heard your therapy works really, so he ride too quickly to lose his teeth."

2019年9月11日 星期三

青黛膏的進化史,從乾癬治療到異位性皮膚炎───第二代青黛膏



青黛膏2.0,基本上還是以古典青黛膏1.0為版本,但是導入了生物科技與化妝品的技術,不再拘泥於中醫古典的技法與原料。由於古書上記載的技術與原料其實非常粗糙與原始,但現代有許多更好更親膚的原料可以使用,於是小廖醫師便與母校虎尾科技大學合作,著手改良新一代的青黛膏。青黛膏2.0與初代膏相較之下,更顯均質與柔軟,粘性降低30%,油性降低20%,延展性上昇20%,所以同樣一罐青黛膏可以治療的範圍更廣,也就是比初代膏更耐用。 





就在這個時候,小廖醫師創辦了「玉衡乾癬醫療聯盟」。玉衡乾癬醫療聯盟的成員大多是西醫師組成,少量是身具雙執照的中西醫師。組成玉衡乾癬醫療聯盟的初衷,是小廖醫師深感自己一人力量的渺小,想要舉眾人之力,一起對抗全台灣的乾癬之症。玉衡乾癬醫療聯盟在創立之初,確實號召了一群道友共同努力,很是轟轟烈烈了幾個年頭。




只可惜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正當這群道友在努力的同時,有不肖的同業向台北的衛生單位同時惡性檢舉聯盟的道友「西醫違法使用中藥」。雖然小廖醫師很努力地奔波在衛生單位之間,但終究不敵於衛生單位甘於為虎作倀得過且過的決心,救人無數的醫療聯盟就此解散,空餘一地愁悵與遺憾。每每患者問我「醫療聯盟為什麼沒有了?」的時候,小廖醫師往往淚灑天堂。個人的力量,無法與政府落伍的法令對抗!這時候我深深能體會國父孫中山想要推翻這個時代的想法。

2019年9月9日 星期一

青黛膏的進化史,從乾癬治療到異位性皮膚炎───第一代青黛膏


青黛治療乾癬的緣起


青黛膏是小廖醫師事業發展的重要里程埤,最初的青黛膏,是由林口長庚中醫部的青黛膏掌門人林胤谷醫師,做出一系列的偉大研究,並且寫出論文。小廖醫師有幸接觸到這樣的論文,於是在彰化玉衡就出現了初代的青黛膏。




初代的青黛對對於乾癬可謂是貢獻良多,配合內服藥治好了許許多多的患者,也給玉衡帶來了名氣與第一次的患者井噴時期。只是青黛膏雖好,但由於小廖醫師對於乾癬的認知還止步於教科書上,加上手工粗糙,所以做出來的青黛膏油性與粘性均高,使用上耗時許久,當年的畢業生現在回診時,想起那「一次一小時,三次三小時」的日子,都是餘悸猶存。當年每天就是要花三小時的時間來為自己做治療,等同整個晚上都花費在治療裡,非常辛苦,尤其是全身性大面積的患者,在夏天使用了不透氣的青黛膏,真是一件苦差使。






隨著病患人數的累計,小廖醫師對於乾癬的認知逐漸超出的教科書的範圍,由全然接受到開始懷疑,再到踏出全新的認知,不再拘泥於教科書與醫學期刊雜誌的誤導,小廖醫師開始探討「患者導向的乾癬」。明明照著課本教的,為什麼患者還是紅?明明依著期刊論文寫的治療,為什麼患者就是治療無效?明明一樣是抹青黛膏,為什麼這群患者痊癒,那群患者卻失敗?這些問題在困擾小廖醫師的同時,也促使了小廖醫師對青黛膏的改良,於是小廖醫師做出了青黛膏2.0。